欢迎光临景诺科技软件开发淘宝店

进店请收藏,谢谢

我已经看到了2017,为什么还要活在当下?

2014 的年度产品是微信,2014 的年度公司是小米,2014 的年度事件是阿里巴巴 IPO。

第一个结论是你手机的耗电量告诉我的,打开“设置—通用—用量—电池用量”,看看最上面的微信比第二名多了多少?

  • 微信正在吞噬一切

Marc Andreessen 说“软件正在吞噬一切”。这句话换到 2014 年的中国互联网,应该说叫“微信正在吞噬一切”。

微信 4.6 亿月活跃用户是支付宝钱包的两倍多、微博的三倍。更重要的是,微信生态正在向用户的衣食住行全面渗透,电商、媒体、O2O 生活服务,所有对手曾经引以为傲的场景都在某种意义上受到冲击。

“杀熟”的朋友圈微商忽如一夜春风来,虽然让人讨厌却也活得滋润。阿里巴巴封杀了从微信和淘宝之间的通道,但是已经无力阻止微信借社交关系进入“支付—零售”的舞台中央。

中组部办公厅一纸文件下发,“共产党员”成为宇宙第一大微信公众号指日可待。政务微博曾经是“中国 Twitter”最引以为傲的资源之一。公审薄熙来期间,济南中院的微博见证了新闻史上的奇迹:“媒体在现场围着屏幕拍微博,凤凰台女主播边播报边刷微博”。

微信朋友圈还带火了停滞良久的 HTML5 产业,“围住神经猫”、“寻找房祖名”、“习奥夜游中南海”喜迎刷屏。H5 程序员身价一夜间暴涨,制作 H5 内容的工作室排期已经排到了春节后。

微信如日中天的同时,易信和来往虽然吆喝声很大,但是只能 “打个60分”。百度一年前推出的轻应用和今年推出的直达号都还在蓄力。由于移动端缺乏一款“点石成金”的超级应用,百度还在各个领域寻找战略伙伴才能保证产品落地,和万达合作电商、和 Uber 合作出行,和华夏基金合作推出“百度百发”,这些大动作相比 A 记和 T 记,看起来都晚了半年甚至更多。

  • 小米志在改造中国的制造业

2014 年中国 Top20 的互联网公司里面,除了小米,还有谁家实现了四倍以上的增长。三年前小米手机模式还被友商理解为“忽悠”和“营销”,今天无论是魅族、360 还是联想、华为,都在复制和小米一样的打法。

而雷军在 2014 年一年时间将战场从智能手机引向智能硬件和内容两个更大的市场。从去年年底投资华米准备小米手环到年底 12 亿战略投资美的,进展可以说是神速。新浪功勋主编陈彤加盟之后,接连投资优酷和爱奇艺。在基础设施方面,对迅雷和世纪互联的投资,以及金山的举债扩张都是在为来年的内容和大数据保驾护航。

现在小米的生态圈有三层,第一层是自主的屏幕设备,即手机、电视、平板三大件,第二个层是其投资的几十家家智能硬件公司,第三个圈层是其电商和内容平台,承载小米用户的消费。MIUI 是贯穿三个圈层的枢纽。其余还有一些看起来随意落子的闲棋,比如顺为基金对积木盒子、You+的投资,都是暗藏玄机。别忘了,雷军系还有两家上市公司,YY 和猎豹。

今年的布局完成后,雷军已经不再讲“硬件、软件、互联网三驾马车”的故事和“MIUI 是核心优势”这样的话了。马云把阿里巴巴和中国零售业的未来捆绑在一起,而雷军选择了讲制造业的故事:

“小米模式是在促进整个工业界的革命……我觉得十年后,你会发现小米真的改变了中国,至少是在工业界。”

说起小米的成功,就不能不提 360 的失意。在年初小米估值 100 亿美元融资的时候,360 的股价也一飞冲天最高触及 120 美元,市值接近 150 亿美元。这一软一硬两家公司,被认为最有可能冲击 BAT 寡头局面的第二梯队领袖。

然而一年过去之后,360 股价遭遇腰斩。比雷军还小一岁的周鸿祎发出了《带上 AK47,跟我到南方做手机》的“内部邮件”,

像我这么倔强的人,总归会回来的,呵呵。

他回来了,在 2014 年最后的半个月时间里,360 斥资 25 亿元入股酷派大神,推出“360免费电话”,攻击百度是“流氓软件”。以用户的名义,周鸿祎再打“安全”和“免费”两张牌。套路还是从前的套路,但是已经不复当年 3Q 大战和“360 特供机”的声势。360 股价还在掉,掌声稀稀拉拉。

  • 阿里巴巴“芝麻开门”

年度事件是阿里巴巴 IPO 毫无悬念,不信可以回家问你爸妈。阿里 IPO 的影响远远超出了互联网的范畴,除了将马云推上首富宝座,还制造了数以千计的千万富翁。这降低了很多人进入互联网行业,加入创业公司的心理门槛。在36氪上,关于“聪明人为什么不来创业”的讨论就是在讨论这样的心理门槛。

而且,这些从阿里巴巴 IPO 中受益的千万富翁不会像他们的前辈,温州炒房团和买金大妈那样,把资金投入不动产和硬通货。更多的创业团队会更容易找到资金和合伙人,扫一眼杭州如今火爆的早期创投领域吧,36氪也刚刚在那里举办过了开放日。

阿里巴巴 IPO 打开的另外一扇门是国际化。美国的投资者不再认为中国互联网企业是浅池中的小鱼。WSJ 认为,阿里已经在美国投资了产业链的各个环节,移动搜索初创公司 Quixey,汽车共享服务 Lyft,电子商务网站 1stDibs 和消息应用程序 Tango,预计阿里巴巴会寻找各种方法利用互联网来扩展美国市场。WSJ 评论道:

阿里巴巴不是来自硅谷,却获得这样的成就,可以看出它难以置信的颠覆性。我们应该小心,因为阿里似乎已经开始渐渐控制全局,或许未来会打败 Amazon 成为电子商务的老大。

除了欧美这样的高端市场,中国互联网公司更大的机会在更广袤的亚非拉腹地,小米在印度市场三个月卖出 100 万台手机,猎豹、UC,甚至是APUS这样初创的公司都迅速在海外积累千万级别的用户。APUS 的 CEO 是前 360 的 VP,他是这么说的:

未来全球互联网格局会变成三块:美国互联网、中国互联网、其他互联网。那一大片低于中国市场水平的海外市场,只有中国公司能服务好。美国的文化太强势了,孤芳自赏。中国人却很擅长和愿意做微创新和本地化。

今年阿里巴巴销售额571亿的双11,真正做到了“买遍全球,卖遍全球”。天猫国际、淘宝海外、速卖通等首次参加“双 11”。香港、俄罗斯和美国成为商品输出目的地的三甲。我们可以想象,未来 30 亿的发展中市场接纳了快速迭代,物美价廉的中国软硬件产品,那么提供产品的中国互联网公司将价值几何?

  • 创业者和投资人的2014

人们在机械时代畅想未来,于是就有了蒸汽朋克,人们在电子时代畅想未来,于是就有了《2001 太空奥德赛》。如果我们只把目光放在今天 BATM 这些庞然大物身上,那么我们对未来的畅想就会形似而神非。

2014 年是移动互联网爆发性增长的一年,也是物联网初露峥嵘的一年。在今年就要结束的时候,我们可以说万物互联不再是一个梦想,而是所有创业者手中正在开发的产品。

2014 年内容的创造者也终于开始得到互联网广泛的尊重。视频网站“版权大战”之后纷纷开始自制内容,内容强势方在巨头之间游刃有余,《万万没想到》和《暴走漫画》也火了两支草根团队。视频之后,在线音乐市场也开始版权的军备竞赛。网络文学也迎来变天,盛大和腾讯整合,百度独自上场,大神作者成为争夺焦点。

“少年不可欺”通过朋友圈和微博迅速发酵,让两大上市公司同时道歉。字体创业者厉向晨和他的搭档郭帆被36氪报道后吸引了大批的投资人。

2014 年有一万家科技创业公司在中关村诞生,朝阳也新增八千家“文艺”创业公司。

咖啡馆、孵化器、Demo Day 成为三位一体的创业学堂,无数的 idea 在口口相传中变成实实在在的产品。“MVP 准则”,“精益创业”,“用户体验”,“风口”成为中关村随处可以听到的谈资。黎万强的《参与感》、王兴的《九败一胜》、Peter Thiel 的 Zero to One 成为圈内的大众读物了。

罗永浩在今年明白了怎么做一个企业家,设计产品要考虑可行性,要听钱晨的话,让专业的团队为公司带盐。和他在优酷上撕逼的王自如也作出反思,这个事件教育了整个视频行业。和罗永浩同为 70 后文艺青年的姬十三明白了做产品要试错,不能沉溺于个人和团队的情怀,要面向更大的用户群体。豆瓣也在今年终于想明白在移动端如何全面服务文艺青年的衣食住行。

2014 年也是投资人获得丰收的一年,虽然张颖发出了寒冬将至的警告,三个月之后经纬中国仍然在陌陌的 IPO 中赚得盆满钵满。今年在美国上市的中国互联网公司市值超过 3000 亿美元,投资人们被伟大的前景激励,他们和 BAT 一样“有钱、任性”。已经进行过“打车补贴大战”的滴滴和快的分别又完成了数亿美元的融资,准备在专车市场再来一场火拼。他们的融资额已经超过了绝大部分的中概股 IPO。

O2O服务、互联网金融、在线教育也是一片红火,比特世界改造原子世界成为今年早期创业公司最喜欢讨论的话题。对,我们正在改造真实世界。

  • 不要活在当下

当然,也不能把所有的目光放在乐观的一面。

比如,在今年所有这些智能硬件中,我们还没能看到一部真正“智能”的设备。Nest 和 Apple Watch 很好,但是仍然是目前智能手机生态的附庸。真正颠覆性的设备隐身于 Oculus Rift 和 Google Glass 之中,我们只能窥其一斑。

比如,国内投资机构对于技术投资还不甚热心。比较一下 Google Ventures今年对健康和生命科学领域 的投资占比 36%。而去年投资最多的领域是消费品市场。过去三年内,消费品投资从最大份额直线下降,去年从 66% 下降到 8%。再看一下他们的投资组合:Foundation medicine ,Transcriptic,Calico,Flatiron Health……这比腾讯投资丁香园在产业链上切入地更深。

中国互联网巨头们在技术积累方面和美国同行们相比还有不少差距,这也是他们出海后遇到专利瓶颈的原因。即使看所谓中美同步的“早期创业投资”,在 SaaS,人工智能、大数据等更前沿的领域,我们在国内还看不到在美国那样的声势。红杉中国创始人沈南鹏表示:

“美国在过去几年中,以云计算为技术的企业级应用在互联网发展当中占据了半壁江山的地位,而中国还出于初创期。”

这是差距,也是巨大的机会和空间。自中国互联网诞生以来,就是在这些差距中创造一个又一个繁荣和泡沫。只是到了今天,这些差距看起来只是一步之遥,前方流着奶和蜜的极乐之地似乎触手可及。

现在,我确信创业者们都看到了 2015 甚至 2017 年的很多东西,所以他们已经不想活在当下。

想看更多创业资讯?想看创业公司探访等视频?想来36氪线下活动现场?下载36氪 iOS 客户端,即氪触达。点击左下方“阅读原文”直接下载。喜欢的话,记得在 App Store 内给我们打上评价哦。

本文从本博客微信公众号一键转载,微信号:(shanmaome)
原文链接:http://mp.weixin.qq.com/s?__biz=MjAzNzMzNTkyMQ==&mid=203223596&idx=1&sn=d7a5c12be7b619fcc628a0e5d4ebe4b3#rd

更多

本文固定链接: http://shanmao.me/net-2/2827 | 山猫的博客

该日志由 admin 于2014年12月31日发表在 互联网关注 分类下, 你可以发表评论,并在保留原文地址及作者的情况下引用到你的网站或博客。
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 我已经看到了2017,为什么还要活在当下? | 山猫的博客